本港现场开奖结果报码,铁算盘论坛,368838.com,8li2cc九龙心水
主页 > 铁算盘论坛 > 文章列表

十年衷情安居梦

发布日期:2019-09-14 09:41   来源:未知   阅读:

  2008年12月31日,河北省人民政府基于对沧州渤海新区区位优势、空间格局、港口发展等多方面的精准把握,提出并审批建设黄骅新城的战略构想。

  2009年春,沧州渤海新区中捷产业园区率先启动新城建设的脚步,在浸润着垦荒岁月风烟的片片“棚户区”,着力推进危旧房改造及保障性安居工程。身居“一间屋子半间炕”的农场职工冲破不平衡不充分,将自己的凉热,融入新城建设发展,分享着花园式小区居民生活的舒适与惬意。

  时至今日,在残存着栋栋危旧房的“棚户区”里,有一支团队不分昼夜地奔走着。那日,他们冒着37、38度的高温,在擦拭汗水歇息的瞬间,回头望一眼身旁的同事--于华忠。一路前行的他,微黄的脸庞上眉头蹙着,头顶上细疏的头发在轻风中摇曳,两只胳膊上的伤痕就像被麻绳勒出的花纹。他挺着胸脯心急火燎地摆动着十分扎眼的双拐,奋力赶上大家的脚步。他的手机不时响起来,多半是危旧房屋动迁政策的咨询声。他那眼镜的镜片被汗水放肆地“骚扰”,顺着镜片往下流,他不得不摘下来,在衣服上敷衍地擦一擦,再戴上。同事们注意到,透过眼镜投射出的目光溢满了顽强的精神和坚毅的力量。

  2016年4月1日,第二天就是清明节的公休假了。即便如此,晚饭后于华忠亦加班不误。下班前,单位通知,明天周六不休,大家一起研究由他起草的《中捷产业园区棚户区改造货币化安置暂行办法》(草案)。身为园区房屋征收办公室法律组、流程组、政策组等三组组长的他,丝毫不敢懈怠。回家后,匆匆扒拉几口饭,墙上挂钟刚指向19点,便骑上电动车去单位。家里人纳闷,距单位这么近,步行即可?他自有打算,假日前,要抓紧找人了解一桩白天无暇办理的业务。他骑上电动车绕道前去。突然,前方一辆面包车觉察走错路倒车时,无意中冲着他撞击辗压过来。即刻间,他双臂和左腿骨干骨折,脑颅骨损伤,昏厥过去。当他苏醒时已经躺在医院的急救室里。

  他以坚强的毅力忍受着创伤引发的痛苦,站不可能,坐也不行,着急上火,单位还有一摊子紧着要做得事儿呢。当领导来看望时,他急迫地打听产权认定或工作流程中的某个环节是否已经熨贴;当同事们来到身边时,他赶紧对实施方案中的某个节点,提出自己思虑已久的想法;……寂静的深夜里,他脑海翻腾,追逐着自己十年衷情老百姓安居梦想的一波又一波画面。

  于华忠的老家,是黄骅新城起步区建设的所在地,其地理位置的重要性和城市形象的窗口特征不言自明。

  2010年,于华忠作为动迁小组的成员被派到这里做家乡父老的工作。早已过而立之年的他,原在企业工作时碰到什么难题,都可以手到擒来处理好,但是,这次深入到群众中,而且是当门家族的群众中,为新城修筑“三横两纵”的街道打通他们的思想障碍,则尚属首次。

  于华忠说,回老家做工作最怵头的事,莫过于跟自家兄弟爷们低头要见,抬头更要见。有一次,他到一个近门叔叔家送动迁明白纸。这文件递上去还没回过神来,对方已伸过手来,猛地一把抓过去,狠狠地拽他脸上,还骂个不停。见势不好,他灰溜溜地跑出院子。顿时,于华忠百感交集,新城建设是个大局,老百姓多半辈子积攒的几间房子,对他们来说,同样是个“大局”。现实中的矛盾既尖锐又复杂,如何破冰、如何推进、如何收官?决不能就这样万般无奈。自那时起,他的一行一动,无时不刻地考验着自己的决心和智慧。

  新城起步区建设顺利推进,于华忠在其两年间不断成熟起来。他在亲历亲为一件件征拆项目时,始终把乡亲们放在心坎上,摸着良心行事,尽力张大双臂,呵护着那些在工作上既通情达理又磕磕绊绊的他们。

  2011年8月25日,取得一些动迁工作经验的于华忠,作为骨干力量奉调迈进城区房屋征收办公室的门坎。这个刚刚进入实质性运作程序的单位,急需配备一些能够解读园区惠民政策,具有实际操作经验的工作人员。

  那时的于华忠说不上是否愿意到这个涉及动迁家庭范围更广,矛盾和问题会更尖锐、复杂的单位报到。心里直通通地就是一个感觉:一项利国利民的工作,做起来忒难了!

  面对城区一个又一个全新而生疏的动迁领域,领导上给这位早已取得“企业法律顾问执业资格证”和“国家二级建造师执业资格证”及“人力资源管理师职业资格证”的年轻人,一次又一次追加担子,委以重任。最初,他先协助法律组组长进行动迁房屋产权认定;又调入政策组做动迁房屋相关数据核算及协议合同签订工作;后来,让他同时兼任法律组、流程组、政策组三个摊子的组长。

  实施老城区动迁改造,共享新城建设的繁华,既是这片“棚户区”居民的热切渴盼,更是中捷产业园区干部群众的共同心愿。“棚户区”内的平房,多建于上个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房屋低狭,屋基碱腐;私搭乱建,院中套房;垃圾成堆,污水难泄。有的地方小餐馆、小门市林立,闲房外租,埋下治安和消防隐患,则不言而喻。这里的动迁复杂程度远远超出一般旧城改造项目。园区党委极为重视,从党委书记到分管领导,多次到此明察暗访,组织调度,要求啃下这些危旧房屋改造中的“硬骨头”。

  于华忠深知肩上的份量。老城区动迁没有退路,只能勇往直前,背水一战。2012年春,在部分片区危旧房屋征收动迁告一阶段后,为在更大的范围内动员居民自觉自愿地搬出“棚户区”。受单位领导指派,于华忠和同事们一次次深入现场进行更为细致的调研和清晰的分析。这期间,他们为了起草一个又一个解读园区房屋动迁惠民政策的实施方案,忘记吃饭,延长上班时间,甚至连续工作已成为常态。

  他清楚地记得,就在这一个个方案出台后,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那些怀着迫切动迁心情的人们蜂拥而至,将于华忠他们团团围在办公室里交锋。大伙儿指点着方案中的条款,让他们明确透彻地说清楚,讲明白。面对千头万绪的问题,于华忠应付自如。他给这个人讲,又给那个人说。十个人有十个异样的疑点,十个人又对同一个问题产生误解。于华忠面带微笑,不厌其烦。他说,你们有嘛说法,有嘛心愿都摆出来,咱们一起弄清楚,搞明白。迎来一拨又一拨激情似火的人,送走一个又一个心情舒畅的人。一天下来,于华忠他们人人精疲力尽不说,嗓子眼儿都冒了烟。

  而就在这酣畅淋漓的交流中,于华忠他们一点一点地了解到,上千户的房屋产权构成异常错综复杂,有的土地证下落不明,房产证寻找不到;有的产权登记人死亡,需要在家人中调解,重新确认更正;有的土地证和房产证分属离婚家庭的男女各方,房产登记争执不下……,涉及到这些老百姓并非鸡毛蒜皮的事,于华忠心细如发。他总是设法付出全力,抚慰这些家庭的创痛,为其投射一丝丝暖阳。

  “棚户区”房屋征收是在艰难复杂的历史和现实交织状态下进行的。经过多年来动迁工作的累积,一些持观望态度的危旧房屋户主常以极高的补偿期望在现实中流连往返,与政策规定之间形成的落差,成为征收工作的一大阻力。因此产权认定和相关数据的测算等作为关键程序中的重要环节就来不得半点马虎。这是于华忠牵挂于心的大事。

  2011年6月,园区为其中两个片区危旧房屋住户唱明了按期动迁可享受相关奖励的规定,奖励期限眼看过去,1289户人家中仍有166户无动于衷。这明摆着就是“硬骨头”。如何不突破规定,撬动这些“硬茬”,成为下一轮征收工作的重中之重。刚接任的征收办主任召集包括于华忠在内的几名骨干连续加班加点,走访调研,分析测算,深夜22点、23点回家休息已习以为常,凌晨两三点钟离开办公室亦不是特殊情况。连续127天的奋战,这166户的“无动于衷者”,有137户十分情愿地进入动迁序列。园区领导闻讯称奇不已,没想到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在没有突破“惯例”的情况下,签署动迁协议的户数能够一举“破百”!

  事后说起轻松,其艰难程度于华忠和同事们心知肚明。2012年底,园区倡导城区平房居民开始自愿报名动迁。呼啦!一时间报名者达到1000多户。始料不及,老百姓对动迁这么踴跃。而当时所能够置换的房源存在着存量不足、分布零散、户型构成与实际需求偏差较大等困境。为了把每一个动作都做瓷实,掷地有声。当时,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亟须报名者的诉求和房源状况稳稳地对接上,决不能出现任何纰漏。同事们深知,将这两项数据捋一遍,工作量就大的惊人!何况,还要求在繁琐中,做到细微、准确。于华忠乐此不疲,他连轴转在办公室,相同的数据重复无数遍……。

  同事们说,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工作认真、仔细、周到,他这种精神和作风对我们帮助很大。有一次,有一动迁户的采集档案找不到了。工作上急等着翻阅查寻相关情况,分管的同事焦急万分。整个档案柜存放着2000多份卷宗,寻觅一份未及时登记在册的档案无疑大海捞针。于华忠闻知后,一边安慰当事者分析档案迷失的原因,一边帮助逐卷翻阅。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终于在一个同姓氏动迁户的卷宗里,找到了所需资料。

  于华忠常跟同事们念叨,做动迁工作必须“实打实”地拆解一个个死结,攻克一个个难题,理清一笔笔数据,不能出现半点差异。多年来,他就是以这种科学严谨的工作方式,一步一步廓清了纷繁复杂、矛盾丛生的那些人和事儿,在产权认定、流程安排、数据测算、政策兑现等方面,没有出现一例纠缠上访现象。司法部门调解或判案来此取证时,未挑出任何不符合法律规定的问题。同事们说,于华忠在征收办的关键岗位上严于律己,顶住人情关,把住利益关。

  于华忠自我告诫,“得到信任不容易,失去信任在瞬间。”他在多年的工作中,面对一些邻里纠纷、赡养冲突、家庭矛盾和财产分割争执等问题,本着尊重历史,面对现实,依法确权以及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按照园区的惠民政策拿出一个个方案,做到动迁家庭对获得利益最大化的认同。

  公平、公正是做好动迁征收工作的基础,讲究得是一把尺子量到底,让老百姓心里敞亮。

  一次,一户动迁家庭房屋所有权人已经去世,实际居住人是其儿子。按照法律程序,需对该房屋进行继承认定。但因其与另一位亲属关系不睦,不愿让他在产权认定手续上签字。这人便托他人找到于华忠,甚至到于华忠父母家里说情,让于华忠同意其一个人签字,被他严词拒绝了。

  还有一户,持房屋所有权证的夫妻已过世,其子女都在外地工作。个别人可能出于好心,也可能另有它意,劝解于华忠不要奔赴各地,变通一下即可把这动迁协议签署了。于华忠坚决按规定办事,就是麻烦点,劳累点,也要找全他们的家人,逐个在协议上签字,避免了以后是非恩怨的发生。

  始终处于工作状态的于华忠,受伤后以饱满的热情和激情处理好个人“小天地”与园区推进保障性安居工程“大格局”之间的关系。把真诚和实意毫无保留的交给了所从事的职业,一丝不苟地做好份内的每一件事情,力求让经手的每一件事 “落地有声”。他说,我不能因自己受伤休假影响园区安居工程的推进。

  2018年4月,遵照医嘱,是于华忠伤后第二次动手术拆除肌肉内钢板的最佳时机。而此时,园区百日攻坚大征拆专项行动正在酝酿。6月1日,将在城区“楼东”、“曙一”、“曙二”……这些带有“专业性绰号”的“洼地”正式开始。着力推进全区范围保障性安居工程时至今日,像这些“洼地”残存的危旧房屋已属个别现象。但,这也是“百日攻坚”六个动迁小组的“前沿”。而从机关事业单位临时抽调的小组成员大多比较年轻,且基层工作经验不足,过来与老百姓面对面直接交往的机会不多,更别说懵懵懂懂地进入角色了。这些未来的工作骨干需要抓紧培训,更需要在“前沿”摸清情况有针对性的拿出方案,……这一切,容不得于华忠考虑是否向领导请病假,到医院取掉让他每天忍受煎熬的钢板。他毫无声息地每天照常拄着双拐把自己送到单位。这是他唯一选择。爱人提醒他,“医生说,你钢板拆得越晚,受得罪越大”。于华忠想了想,不知是点一下头好,还是摇下头。“你听见了吗?……”说这几个字时,他爱人一顿一顿的,打了着重号儿一般,眼眶已经泛红。

  于华忠,没敢看爱人一眼,架上双拐开门,在楼梯上打着提溜一晃一晃地到了楼外。

  至今,他依然记得在大街上拄着双拐走路的情形。每逢认识的人都要问一声,“这是怎么了?华忠。”熟悉的人就要追问,“这伤没好,还不在家好好待着?”未曾见过面的人就用疑惑的眼光盯他几下,“这地界儿怎么来了个残疾人?”……最初一段时间,他心理承受着从未有过的压力。

  领导上拗不过他,让他在“百日攻坚”综合组掌握一些进度情况,避免他到现场因腿脚不利索出现意外。于华忠的爱人后来说,“他说起工作来,心里就像揣着一团火,一忙起来就顾不得残胳膊瘸腿了”。说这话时,眼泪开始在她眼眶里打转转。

  在综合组,于华忠认真分析各组从“前沿”带回来的信息。根据每户具体情况,本着“找对人,做对事”的原则,帮助各组拿出一户一策的运作方案。有一次,他在摸情况时得知,有个片区的居民原在2011年时因各种理由未签订动迁协议。这户的夫妻与于华忠原在一起工作过。于华忠来不及细想拄着双拐就向领导请缨。他一次又一次的利用对方闲暇时间促膝交谈。软磨硬碰,人心换人心,近一个月的时间,从相识提升到相知的境界。这夫妻二人愿意和他谈,听他讲形势,论政策,算经济账,更算家庭幸福账。他们终于明确表态就听于华忠的。8年,虽然他们晚签动迁协议8年,但是,他们从于华忠拄着双拐坐在炕头上不厌其烦做工作的精神状态中,获得了从未有过的满足感。

  2019年4月,于华忠恋恋不舍的离开工作岗位,回到医院做第二次手术。主治医生诊断后责怪道“拖的时间太长了,这不是胡来吗?这样对身体影响太大,损伤会很严重!”爱人在一旁扶着他,心疼的眼泪在眼窝里打着转滚落下来。于华忠面带微笑,无言以对。

  钢板终于从肉体里分离出来。2019年7月,复查拍片时,医生观察到,因第二次手术时间上的拖延,对他身体损伤最明显的症状,是骨骼愈合缓慢,双腿不能持续站立,更不能随便行走。于华忠顾不得这些,重新拄上双拐,按时上班。一天下来,上午还轻一些,下午双腿就会红肿起来,膨胀的钻心疼。

  有一回,他和同事们约好第二天早晨到住在黄骅的动迁户做工作。起程时,突然下起大雨,大家劝他“雨下这么大,就别去了”。他笑笑说,“没关系,走吧”。这一去,顶风冒雨,上楼下楼,双腿用力过度,折腾地他疲惫不堪,身体一晃悠虚脱了。同事们想,这一回,他该好好休息几天了。可谁知转天早上,他又打起精神出现在工作岗位上。

  同事们说,于华忠一遇到叠加而来的工作业务,就精神的很。就在身体虚脱后不久的一天晚上,他又悄悄来到办公室。忙碌起来就忘时间,当感觉有些疲惫时,站起身朝窗口望去,路灯已按时熄灭了。河北省河流被黑臭水“攻陷”暴露了什么问题?,他摸着黑,用拐杖撑着地,戳着点,往家摸,不足二、三百米的回家路,足足用了半个多小时。

  园区征收办公室负责人过后心疼又自豪地说,从于华忠身上,我们深深地感触到,着力推进保障性安居工程,艰苦细致地做危旧房屋居民工作,对我们每一位工作人员的思想和工作作风都是一次次大锤练。频频入户面对“工作对象”,不仅仅是对我们工作能力的检验,更重要的是对自身毅力的考验。从2009年全区大规模的启动“棚户区”危旧房屋改造至今整整十年,有9630户居民搬进花园式保障性住房,1060户居民享受货币化政策。其中城区4300多户“棚户区”居民腾挪出4100多处宅基地。眼下,已到了“清零”阶段,什么叫“清零”?就是不能落下一处危旧房屋。而我们所做得这一切,没有于华忠这种顽强的精神和坚毅力量,一往情深地帮助老百姓圆好安居梦,能行吗?